骗徐玉玉的171号属远特通信 2万多号涉诈骗被关

骗徐玉玉的171号属远特通信 2万多号涉诈骗被关

骗徐玉玉的171号属远特通信 2万多号涉诈骗被关

  8月25日,远特通信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诈骗山东女孩徐玉玉学费的171手机号确属该公司,且有完整的实名登记信息。

  据远特通信主页显示,公司于2014年获得工信部颁发的虚拟运营商牌照,开始开展虚拟转售业务。截止2015年底,全国获得同类牌照的企业已有42家,这些企业通常被叫做移动通信转售企业或虚拟运营商。与硬件设施完备的基础运营商不同,虚拟运营商需要租用基础运营商的网络,再以自己的品牌提供服务。

  为了给三家独大的电信市场注入活力,工信部于2013年底开始发放牌照,虚商作为“鲶鱼”被引入市场,170与171开头的号段即由虚商运营。然而近年来,这两个号段成了电信诈骗的重灾区。据统计,目前的恶意诈骗短信中,有近44%都来自170号段。

  “有的虚商网点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规避实名登记。”上海市公安局网安总队总工程师瞿伟放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过去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实名制,现在的问题是表面实名制,但很可能人和证不符,销售环节中有各种假冒代替。”

  远特通信半年被强制关停2万多涉案号码,占总用户数1%

  8月19日,山东省临沂高三毕业生徐玉玉接到诈骗电话,准备用来交学费上大学的9900元被骗走。报案后回家的路上,徐玉玉突然昏厥,两天后因心脏骤停离世。

  徐玉玉接到的诈骗电话为“171”开头,经过特远通信核实,这个号码正是该公司在运营。

  据工信部网站显示,2015年9月,就170号段垃圾短信息问题,工信部就曾约谈了远特通信等7家移动通信转售企业的负责人,督促相关企业加强垃圾短信息治理。

  自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底,工信部已组织电信企业对14万余个涉及通讯信息诈骗等犯罪的电话号码进行了快速关停。其中基础电信企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关停号码85189个,虚拟运营商关停号码60202个。

  在被关停号码的二十多家虚拟运营商中,远特通信有23280个号码被关停,占比最大,达到了总数的39%。

  据远特通信官网显示,截至2015年底,其用户数突破240万户。按照这个基数,每100个号码中有1个因涉嫌犯罪被关停。

  澎湃新闻联系到了远特通信市场部,对方表示“目前已经立案调查,不便接受采访”。

  多家虚拟运营商屡被工信部“点名”

  2016年7月,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组织对虚拟运营商新入网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进行了暗访,远特通信再次被发现违规。被暗访的26家转售企业中,共有15家企业被发现存在违规行为。

  暗访的同时,工信部还对部分虚拟运营商的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进行了数据抽测,将“电话用户实名登记数据检测工具”及与“全国公民身份证号码查询服务中心”进行联网比对,共抽测了8家虚拟运营商,其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都在90%以上。

  在被抽测的8家中,远特通信的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为95.95%,排在倒数第三。

  这8家中垫底的企业是分享通信,其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为仅为91.30%,在此次暗访中也被发现存在违规行为。然而这已经不是分享通信第一次被“点名”。

  据人民邮电报报道,今年4月,央视以“失控的170号段”为题报道了虚拟运营商实名登记制度落实不到位、170号段成为通讯信息诈骗重灾区的情况,工信部即紧急约谈了三家实名制落实不到位的移动通信转售企业,其中就有分享通信。

  在7月的暗访中,分享通信又被指在新入网用户及在网用户登记信息合规抽测中均存在严重违法违规行为,工信部要求相关基础电信企业继续暂停向其核配移动转售码号资源。

  据工信部公开资料显示,屡次上“红榜”的情况,多家虚拟运营商都有发生。

  实名登记易,“人”“证”一致难

  “过去最主要的问题是没有实名制,现在的问题是表面实名制,但很可能人和证不符,销售环节中有各种假冒代替。”上海市公安局网安总队总工程师瞿伟放对澎湃新闻表示。

  工信部在今年5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电话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自2013年全面开展以来,目前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已达到92%。

  在电话实名全面铺开的同时,实名仍然存在着“虚证”的隐患。

  “不管谁去买,不管有没有证,都可以给你办,而这个实名登记信息跟你本人是没有关系的,销售商可以滚动‘生产’一批身份证”,瞿伟放对澎湃新闻表示。

  “虚拟号段运营商层层转包,设计套餐,转包给二级、三级,再到具体的网点,网点为了尽快卖出,会用各种各样的方法规避实名登记。”

  今年7月,工信部对新入网用户实名登记工作进行暗访,共暗访了26家转售企业的109个营销网点。其中,暗访实体营销网点50个,发现违规网点13个,违规率比为26.0%;暗访网络营销网点59个,发现违规网点24个,违规率比为40.7%。

  对比之下,网络营销网点的违规率比实体营销网点高了14.7%。

  “网络销售号码需要上传照片和身份证,但是不是本人照片就不知道了。”瞿伟放表示,网上实名认证在技术上没有问题,但成本较高。

  “实体店销售网点能否认真执行也是一个问题,过于繁琐肯定影响业绩。”

  这种实名登记执行不严,常常会使得警方侦查陷入困境,“即使涉案手机已经实名了,根据登记信息追踪,往往发现对方的身份证被冒用了,而诈骗团队成功一起手机就关掉了,给进一步侦查带来了困难。”

  8月26日晚,工信部官方微信“工信微报”对徐玉玉事件公开发声,称对此感到震惊和惋惜。工信部同时表示,将进一步加大对虚拟运营商的监督管理力度,并将把实名制落实情况作为虚拟运营商申请扩大经营范围、增加码号资源、发放正式经营许可证的一票否决项。

  5月24日,工信部就已下发通知,要求各基础电信企业确保在2016年12月31日前,本企业全部电话用户实名率达到95%以上,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电话用户实现实名登记,而始终不进行补登的用户将被强制停机。